[中國綠色貨運行動]
今天是:2020年02月25日 星期二
行業報告
綠色技術之:依托“互聯網+”升級運輸服務
發布時間:2016-05-11 人氣:4957

“互聯網”是指以互聯網為主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包括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在經濟社會各領域擴散、應用和融合發展的過程。它代表了一種新的經濟形態,即充分發揮互聯網在生產要素配置中的優化和集成作用,模糊和跨越一切阻礙先進生產力發展的傳統界線,通過變革重組和重新定義,創造出新的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

一、適應“互聯網”

移動互聯網開啟了一個重大的時代轉型,正在并將持續推進傳統運輸服務深刻的組織變革和模式創新,對運輸服務模式、企業經營組織、政府監管產生深遠影響。

一是對運輸服務模式的影響。

貨運物流更加組織化、平臺化。各種服務于車貨匹配的APP產品快速發展(僅2014年就超過200個),依托物流園區和零擔專線的各類網絡平臺風起云涌,電子商務井噴式發展推動快遞物流與電商平臺深度融合,O2O成為物流行業提質增效的主導模式??ㄐ刑煜?、天地匯等一批輕資產型平臺化企業加快成長,對整合零散社會物流資源發揮了重要作用。一批基于互聯網、瞄準細分市場的專業化服務企業也浮出水面,如獅橋物流等專門提供車輛融資租賃的“超級車隊”管理企業、專門為車輛和司機提供后勤保障的“卡車驛站”等。同時,物聯網技術發展更加便利了車輛和貨物的實時追蹤,大數據應用提高了物流精益化管理水平,豐富了誠信管理的技術手段。

二是對企業經營組織的影響。

市場結構不斷演進。企業組織結構進一步細分,大型企業向虛擬化、綜合化發展,中型企業向專業化、平臺化發展,小型企業向個性化、實體化發展。伴隨著本地化服務、個性化需求的大量增多,小微型企業得到了更多發展機會。過去追求企業大而全,移動互聯網時代市場更需要眾多小而美、專而精的企業。眾包模式逐漸顯露頭角,虛擬的輕資產化企業在擁抱互聯網中將有更強大的市場生命力。

商業模式加快創新。一方面,傳統企業正在實現從線下服務向線下與線上緊密銜接的O2O服務模式轉變,衍生出B2B、B2C、C2B、C2C等多樣化經營業態。另一方面,運輸服務正向高端化、個性化轉變,與旅游、電子商務、金融等多個領域相互交叉融合,提供多元化服務,逐漸向供應鏈、信息流、資金流服務方向綜合發展。

運營組織更加敏捷。物流企業和貨主間以及跨運輸方式、跨行業部門、跨行政區域間的信息對接更為直接,“去中間化”、“去中心化”的特征愈發明顯,信息不對稱狀況將全面緩解,在大大壓縮市場各類代理和“黃?!鋇納嬋占淶耐?,移動中的信息傳遞更加迅捷,經營組織結構扁平化、企業資源管理平臺化以及運輸生產流程可視化、聯程聯運服務透明化成為新趨勢,企業組織創新、管理再造、文化重塑成為快速回應市場、尋求競爭優勢的“必修課”。

三是對政府監管的影響。

技術更加豐富。隨著二維碼、條形碼應用的普及,衛星定位、GIS以及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日趨成熟,貨運輸監管向實時監管、視頻監管、遠程監管、平臺監管發展,有了更便利的技術手段,監管成本逐步降低,監管內容大大拓展,監管信息更加透明化,監管力度可望全面加強。

監管重心轉移。政府監管由對集體的標準統一的監管向對個體的分散個性化監管轉移,由對實體認證、審批監管向對虛擬認證、備案監管轉移,由政府主導的資質監管向市場主導的信用監管轉移。

監管難度加大。信息的開放、平臺的共享導致政府監管更為棘手。政府既要規范各種APP有序發展,又要對線上平臺運作、線下服務水平進行必要的監管;既要重視信息安全的監管,又要與時俱進完善新興業態的市場規制。尤其是針對新興服務業態的“灰色”地帶亟待強化法制規范。

未來隨著智能生產、智能生活等高度智能化體系的完善,智慧出行、智慧物流的形態還將持續創新和演進,無人駕駛、無人操作(無人機)將逐漸普及。同時,伴隨智能供應鏈管理日漸成熟,傳統貨運形態也將被徹底顛覆,行業邊界完全模糊……總之,那是一個可以充分想象,但目前仍難以準確預料的世界。

二、推動“互聯網”

統籌做好“互聯網”頂層設計。貫徹落實國務院有關“互聯網”工作部署,立足大交通、大市場、大數據、大服務,制定“互聯網”運輸服務行動計劃,以智慧物流為核心,推動實施智慧運輸服務提升工程,加快構建貨物運輸“一單通”、運輸服務“一點通”、服務監督“一號通”、應急救援“一體通”、多業聯動“一鍵通”的智慧運輸服務體系。

加快促進運輸服務智能化發展?;貧貧チ?、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在運輸服務領域的研發和應用,加快建設運輸服務領域數據采集與云端管理系統、運載工具和貨物實時監控系統、運輸信息傳輸和安全支撐系統。推進運輸服務領域“移動政務”平臺建設,加強政務公共信息向全社會開放。推動構建跨方式、跨部門、跨區域的綜合業務管理與公共信息服務系統,實現信息互通、資源共享。加強大數據分析應用,組織第三方機構研究發布綜合運輸服務效能指數、運價指數、景氣指數、信用指數。支持公眾出行綜合交通信息服務、物流基本公共信息、車輛租賃、駕駛員培訓、汽車維修救援等基礎平臺以及智能公交、智能運輸管理等重點系統建設。

規范引導運輸服務模式創新。鼓勵各種基于互聯網平臺的O2O運輸服務模式創新,科學研判各種新興運輸服務業態對經濟社會的價值貢獻,正確引導企業合法合規運作、市場規范有序發展。建立市場運行動態監測和風險評估機制,及時調整法規和政策,修訂相關標準和規范,著力解決新興服務業態的“灰色”地帶問題,促進差別化服務和有序競爭。引導和支持各類輕資產平臺型企業健康發展,重點完善貨運經紀人、無車承運人等法規制度,充分發揮其整合各類運輸資源的作用。鼓勵運輸企業延伸服務鏈條,加強與上下游、前后向關聯產業(如制造業、旅游業、電子商務等)的信息交互和資源整合,促進多業聯動和跨界融合。

大力發展貨物多式聯運。借助“互聯網”破除信息交互壁壘、促進要素高效流動的優勢,形成推進貨物多式聯運發展的強大市場動力。支持基于互聯網平臺的多種出行方式信息對接和一站式服務,統籌跨運輸方式間運力匹配。搭建多式聯運基本公共信息服務平臺,支持企業強化多式聯運信息集成和開放共享,以暢通的信息鏈推動不同運輸方式間設施裝備高效銜接、轉運作業高效協同,支撐多種形式的聯運模式創新,提供全程物流服務。

著力提升運輸裝備技術水平。充分利用移動互聯網、車聯網、船聯網等技術不斷普及的機遇,支持研發和推廣應用各種運輸服務領域的智能終端產品,形成更加完善的運輸服務感知體系。借力“中國制造2025”,加快智能運輸裝備的標準化體系建設,重點發展標準化運載單元、標準貨運車型及多掛汽車列車、多式聯運專用運載設備和快速轉運裝備,推動構建個性化定制、眾包設計、云制造等新型運輸裝備制造模式,形成基于運輸市場需求動態感知的研發、制造和產業組織方式。推動建立運輸服務業與裝備制造業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的開放型產業生態體系,形成運輸裝備制造業新的產業集群。

      重構運輸服務行業治理體系。適應運輸服務新興業態創新發展的形勢要求,及時制修訂有關法規制度,規范支持“互聯網”傳統運輸服務融合創新發展。進一步簡政放權,制定實施新興業態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弱化資源和資格等前置管理,強化事中和事后監管。推動交通運輸主管部門和企業將服務性數據資源向社會開放,加快市場化綜合開發利用。加強運輸服務市場各方面大數據挖掘分析,健全監測統計、貨運輸特征分析、風險預判和科學決策機制,促進精細化管理和精準化服務。利用互聯網加強對運輸違法違規違約行為的智能化監管,完善基于云平臺的運輸企業、從業人員誠信信息收集和管理制度,建立綜合運輸服務統一的信用信息平臺,推進與其他行業主管部門信用系統的有效對接和信息共享,加快建立公眾廣泛參與、政府資源開放、市場主體建設的信用考核體系?!?/span>中國道路運輸